幽渡晚深

挖坑候选人


中文+数学版雷卡



*接上次的脑洞



雷狮 × 卡米尔




----------------


雷狮和卡米尔是集合凹凸中的两个元素。



所以按照上次的惯例,在字母排序中 k 是排在 l。的前面的,自然,卡米尔就先于雷狮被写了下来。




而在雷狮刚被写下来的时候,根据作者的某种剧情,接下来,他会一眼看中了他前面的卡米尔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的位置。


















英文+数学版雷卡

*听数学课走神出的脑洞.......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Ray  ×  Camil


Ray和Camil是集合AOTU中的两个元素。

在这个集合AOTU中,所有的元素都是按照26个字母一般的顺序排的,并且首字母开头相同的元素也不少,所以照这样算下来,元素Ray的位置是相对靠后了很多的。

但是,Ray是个有野心的人,他不甘于这个位置,他想要争夺第一的位置,于是,他开启了他的前进之旅。

这一路上,他,打打杀杀,结识了一两个同伙,也与一众人结下了梁子。

所幸,并没有伤亡事故。

后来,他遇见了Camil。

于是乎
















Ray带上了Camil一起干架去了。

置顶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头像是自设。

按理说开头总要有一个自绍的,可惜我连名字都没有想好(也有可能只有我在想名字。

_____

偶是小透明

贫穷限制了偶的想象

偶是ooc小能手

生贺

祝卡米尔生日快乐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记得在雷狮小的时候,就是卡米尔刚被父母送回来的时候,那时候他的身子骨还没有调养好,这个人弱的很,风一吹就倒。


常言道:'' 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。''




而每每卡米尔倒了后,雷狮的日子就不好过了,时时刻刻忙着照顾他,自己都没有时间去做自己的事,更别提去哪里称霸了。

所以在领略了卡米尔某方面的 ' 威力' 后,雷狮在各个方面里的明显进步了不少,尤其是在生活方面,全面贯彻落实 ' 健康、绿色、环保 '的不明主义理论。




然而生活不会总是如一个人的心意的,它永远都会出其不意的带来某些惊喜。



----------------



'' 来,喝水。''

雷狮一把把裹成粽子似的卡米尔的手从被子里面抓出来,又放了一杯温开水在他手里。

'' 谢谢...大.哥。''
卡米尔的声音因为感冒听起来闷闷的,而此刻更是因为迟慢的语气而带上了平时少有的儒儒的意味。

意外的挑眉,毕竟除了小时候生病和H时平日里这样的卡米尔可是很少见的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等到他把水喝完后,却发现电视不知道何时被雷狮关了,此刻两人大眼瞪小眼,面面相觑,相对无言。

许是后者的目光太 ' 热烈' 了,卡米尔不自觉的往被子了缩了缩,又抬起有点懵的眼睛看向他。

无奈的笑了笑,雷狮弯下腰把某 ' 团子 ' 抱了起来。

'' 乖啊,睡一觉就好了啊~''

闻言,' 团子 ' 微微挣扎的身子僵了僵,缓缓靠在雷狮身上不说话。



虽然两个都是大孩子了,但依旧还存在着那令人窒息的身高差,所以抱卡米尔起来还不算费力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从客厅到卧室的距离...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生了病的人一般精神不太好,雷狮便让卡米尔在床上躺着,自己起身去拿了条毛巾,打湿,回来敷在已经咪起眼的卡米尔的额头上。

毛巾有点冷,比起微烧的额头来。

迷迷糊糊之间陷入了梦境。

梦中,充斥着雷狮的味道。



----------------



不多时,呈现了暖黄色的光悄无声息的怕上了床的一角,整个房间里头更是弥漫着柔和还有温馨的气息,安静的不似人间。

雷狮站在门口,平素脸上刚硬的线条也因微弯的眼睑温和了不知多少。

轻声走的床边上,看着对方熟睡的面庞,俯身想要烙下一吻,在即将触碰之时……

又突兀地停了下来,笑了笑,攥着手中温热的毛巾,走进卫生间,洗了毛巾,顺便糊了自己一脸冷水。



……



回去的时候看到卡米尔已经靠着床头坐起来了,来人倒是愣了一下,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,直接就把毛巾拍在床头柜上面了,自个儿就顺着床边坐着。



……



'' 嗯…大哥,你刚才是…  ''

卡米尔开口打破了这片刻的寂静,深深浅浅的蓝色眼眸直视着雷狮,他的大哥。

'' 嗯 ?刚才 ?刚才没什么,只是来叫你起床而已,不过,看你睡的这么香,不忍心破坏我家卡卡的美梦 ,怎么 ?要睡吗?''

雷狮说这话的时候还恶意的凑近的卡米尔的耳边,轻声喃喃这个老套的蜜语。末了还不忘撩拨一下他。

'' …… ''

''好了,不逗你了。晚上想吃什么?''

卡米尔默默的看了雷狮一眼,拿起刚才没出场却依旧装着温水的杯子,抿了一口水,似笑非笑的看着后者,直到雷狮脸上的微笑都快挂不住了才道。

'' 嗯,清淡一点的就行。''

'' 好,那你再休息一会,我去煮粥。''

之后雷狮就出去了,而且还不忘把门掩上。



……



半响,随着厨房里锅碗叮叮当当声音的响起,似乎还从房间里传出一声极微的轻笑声。



……







……



快要窒息的感觉,唇齿相交之间,口中气息被尽数掠夺。

'' 哈...哈…. ''
喘气声从此时因为接吻而显得有点暧昧的口中呼出。

掌握主动权的雷狮欺身而上,看着身下的人脸上因为呼吸急促而染上的微红,还有眼中一丝迷蒙的意乱,忍不住地弯了眉角。

'' 接下午你的问题:kiss的话,当然是醒着才有-趣 !''说完,雷狮舔了舔唇:'' 唔…味道不错!''



你吃蛋糕,我吃你。



还不等卡米尔反应过来,雷狮直接伸手关了灯,把头埋在卡米尔的颈部。

''大哥 ?''

感觉到了雷狮的动作,卡米尔有点错愕 ,疑问却是比反应先发出来了。



'' 累了,睡吧。''

雷狮带着卡米尔一同翻了个身。

嘛,今晚就放过你吧。






'' 生日快乐!''
'' 晚安。''





'' 唔,哼_ ''
'' 晚安,大哥。''